成都女教师被家暴致耳膜穿孔诉讼2年终离婚:我新生了!

2019年11月28日 06:44:29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钟美兰 编辑:许成嵩

  2年前,董女士被家暴后起诉离婚,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引发关注。

  近日,此事又迎来新进展,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准许董女士和张先生离婚;婚内财产分割,一人一半;张先生赔偿董女士因为家庭暴力造成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2017年6月27日,遭遇家暴后,董女士和女儿东躲西藏,一边应对丈夫的威胁恐吓、跟踪监视;一边寻求法律的帮助,申请人身保护令,向法院提起诉讼,以终结噩梦般的婚姻。

  “经过两年诉讼,我的案子终于结束了,拿到遭遇家暴的精神抚慰金,钱虽少,但意义深刻。”11月26日,董女士对记者说,自己新生了。

  

  一两个月打骂女儿一次,甚至半夜把女儿拎拉起来骂一通,并警告董女士不许护着

  1 发生一次家暴

  她左耳鼓膜穿孔 女儿手掌缝针

  2017年6月27日,是董女士永远记得的日子。在女儿填报高考志愿时,丈夫张先生与女儿起了争执,女儿想报北航,她当然是支持的,在前期,丈夫对女儿报志愿不置可否,这两天他突然改主意让女儿报中科大或者南大。

  董女士说,当天,她和女儿在厨房忙活,张先生喊母女俩到客厅“商量一下”。

  6月25日,三人已经商量过一次,最终结果是,以张先生用电蚊拍打女儿告终。董女士说,在拦阻丈夫过程中,自己大腿被电蚊拍磕伤至淤青。

  这一次再商量,张先生又发怒了。董女士说,当时丈夫拿起杯子往自己砸了过去,她一躲,杯子掉在地上碎了一地,他冲了过来,抓着自己的头发,左右扇耳光,她两眼冒金星,只听到脑袋里嗡嗡作响。

  董女士隐约看见,女儿抱着爸爸的大腿,拍了拍,女儿保护董女士,张先生怒气更甚。董女士回忆道,丈夫把女儿拎起往地上一摔,脚死劲往女儿腰上乱踩,女儿的手撑在地上,玻璃扎进手掌,血沾在前襟,触目惊心。

  女儿爬起来,往房间拿包,往外跑,董女士紧随其后,两人一边跑一边报警,后经医院诊断,董女士左耳鼓膜穿孔,后经过司法鉴定为轻微伤;女儿的手掌被缝了三针。

  2 是不断的积累

  为女儿步步退让 暴力却“变本加厉”

  董女士与前夫张先生是辽宁铁岭老乡,又同在成都一高校求学。临近毕业,张先生向董女士表白,两人确定关系。毕业后,董女士留校任教,张先生前往北京某研究所工作,1998年6月6日,两人结婚。家暴,在恋爱期间,没有任何征兆。

  “大家都说他性格好,不急躁,整天笑眯眯的。”董女士说,但婚后,他就开始显露语言暴力。

  董女士性格直,神经大条,一开始和丈夫吵架,针锋相对,毫不退让,总想,能过就过,过不下去就散了。婚后四年,丈夫也调回成都,结束异地分居。

  2004年,女儿5岁,两人再次争吵,董女士朝丈夫扔了一只塑料碗,那碗是女儿的最爱,女儿被吓得大哭,问“妈妈,你为什么摔我的碗?”

  女儿稚嫩的质问,让董女士觉得亏欠,下定决心再不会当着女儿的面争吵。后来,一次次的争吵中,张先生发现,女儿是董女士的软肋,就开始对女儿打骂。

  2006年秋季 ,董女士与丈夫争执,他把东西砸得满地都是,女儿用头撞桌子,问父母:“是不是我不好,没有每次考第一,才惹得你们吵架?”

  女儿这一撞,把董女士的心都撞碎了。她走在丈夫面前,跪了下来。“我保证,从此以后再也不跟你争吵了。”丈夫没理她。

  跪下那一刻,她就后悔了,“当着女儿的面,给他爸爸下跪,是在纵容他的暴力行为。”

  据董女士讲述,事实正是如此,女儿高中后,张先生在家里装了三个监控,专门监视女儿;女儿高三时,张先生提出收养一个男孩,被董女士拒绝。

  “可能是我拒绝,导致他把所有怒气都发泄在我们母女身上。”董女士说,张先生一两个月打骂女儿一次,甚至半夜把女儿拎拉起来骂一通,并警告董女士不许护着,“你越护着我越要弄死她”,董女士心惊胆战,劝女儿忍耐。

  董女士说,她打算把问题集中到女儿上大学后,一次性解决。

  没想到,还是没有等到那一天。

  

  拿着报警记录、聊天短信、伤情诊断等记录,董女士向成华区人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

  应对跟踪监视 申请人身保护令

  2017年6月27日,报完警,母女俩赶往医院就诊,董女士和女儿见到了张先生,是警方将母女俩就医地址告诉了张先生。

  董女士说,张先生看到母女俩,不问伤势不关心病情,说了一句“你来了”。随即,匆匆离开医院,董女士说,丈夫赶着回去删监控,取快递和遛狗。

  母女俩再也没有回家,在川大附近找了一所连锁酒店,更换了电话号码。“大学人多,如果他找到我们,打我们,我们还有地方躲。”董女士说,所幸女儿早有准备,离开前,她折身回卧室拿了救生包,那里装着一点钱、充电宝和手电筒、随身用品。但因为2016年4月,丈夫失业,为了照顾他的自尊心,她把自己工资都存在了丈夫名下,自己手上只余数千元。

  董女士说,她不敢告诉娘家,可是还是被觉察出异常,弟弟赶到成都,见到她这样都不敢相信。“问我怎么会把日子过成这个样子?”董女士说,这个问题往后的两年,她一直在问自己,“我只想不要影响女儿,遇事选择避开,渐渐迷失自己不自知。”

  她和女儿东躲西藏,住在各大学校附近酒店,不敢住亲戚家,但凡有哪个亲戚有她们的信息,张先生就威胁骚扰别人,警告“在谁家都会给谁带来很大的麻烦,我终究会知道谁在庇护她,不让她改正错误,那是在坑害她,离间我们父女关系的人会很倒霉,包括任何人”。

  2017年8月6日,张先生成功跟踪到省体育馆附近的酒店,当时,女儿正在楼上房间睡觉, 董女士和弟弟外出回酒店,正遇到张先生与大堂经理争吵,他索要母女俩房间号。 “我们换了手机号,且没有告诉别人手机号,他说是通过网上买到的。”董女士说,她报了警,警方来了,警告他不许上楼乱敲门,他就躺在沙发上,打算守株待兔,等母女俩下楼。

  “我很害怕,只能把律师叫过来,律师再次报了警,并且陪我们到半夜,次日才换了酒店。”董女士说。

  拿着报警记录、聊天短信、伤情诊断等记录,2017年8月8日,董女士向成华区人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一天后,她拿到了为期半年的保护令,从此,丈夫停止了无休无止的骚扰威胁谩骂。

  “真的很感谢法院的这一纸保护令,让我们很害怕很惶恐的内心,得以暂时的安宁。”董女士说。

  

  “精神抚慰金这1万元,就是告诉家暴男,家暴有成本,违法了要付出代价,结婚证不是家暴许可证”

  诉讼两年终于离婚成功 丈夫判决后一次性支付170万

  以遭遇家暴为由,2017年11月20日,董女士向成华区人民法院起诉离婚,半年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不准离婚,后经过媒体采访,法官表示,要给男方机会,给予半年的冷静期。

  董女士上诉后,案件被发回重审,今年6月,成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准许双方离婚,财产一人一半,对董女士主张的5万元家暴精神抚慰金不予以支持,双方上诉,张先生要求分割70%的财产。

  10月31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准许董女士和张先生离婚;婚内财产分割,一人一半,北京房子归张先生,成都房子归董女士,张先生补房屋差价给董女士;张先生赔偿董女士因为家庭暴力造成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11月27日,董女士对记者表示,这是经过斗争能够取得的最大成果,尤其是这1万元的精神抚慰金,意义深刻。

  “如果没有精神抚慰金,对于家暴男来说,打了就是打了,违法成本很低,不用承担任何后果,但是这1万元,就是告诉家暴男,家暴有成本,违法了要付出代价,结婚证不是家暴许可证。”董女士说。

  11月6日,董张两人先后拿到判决书,11月14日,张先生一次性支付了包括房屋差价和精神抚慰金的170万元给董女士,并且很快从成都房子搬走。

  11月26日,董女士重新回到家,把房屋打扫了一番,准备搬进去入住,结束两年在外租房子的日子。

  “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爽快执行法院的判决,并且很快就把房子腾出来。”董女士说。

  就这些消息,11月27日,致电张先生向其求证,听闻是记者,他立即挂断了电话,记者向其发送短信也未收到回复。

  记者获取的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在庭审中,张先生坚持辩称,夫妻俩主要是因为在填报女儿志愿上发生纠纷,属于家庭纠纷,其行为不具备家庭暴力的主观故意性、行为持久性、目的控制性以及后果严重性的四个条件,无须向董女士支付物质及精神损害赔偿金。

  董女士说,在诉讼期间,张先生曾向母女俩道歉,写过道歉信,但从未有过悔意。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拖鞋寻人” 善小也会带来希望
“坑娃”的保健品 家长别成“帮凶”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