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川巷变形记:快递一条街变身成都首条原创画廊街区

2019年07月10日 01:42:48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钟茜妮 编辑:王敏琳

  华丽变身

  半年前,大川巷还是“快递一条街”,载货三轮车占据车道,快递满地堆放。如今,已开业的10多家店拥有一个共同的主题——艺术。巷子虽短,人头攒动,随处可见外国艺术家临街作画,还有扛着画作的年轻人

  协同治理

  街道成立街区治理商协会,由街区规划师、商家代表、居民代表和社区同志共同组成,将业态准入、风貌品质、经营秩序等纳入协商共治,建立党委政府主导、商协会作用前置、商户共治共享的协同治理体系

  “不插手”

  尽管大川巷的打造有政府、企业和居民的多方参与、共治共享,后续的经营却完全交给了企业主导。在后续业态衍生、创新消费场景上政府遵循“不插手”原则,让市场去创新切入微观群体,感知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夜幕降临,水津街兰桂坊一路的酒吧亮起霓虹,进进出出衣着时尚的年轻人宣示着这里的高人气。相比之下,同样是在合江亭锦江边上的天仙桥南路一侧则沉寂得多,由老旧居民区组成的街巷似乎与夜生活无关。不过9日晚上,一个集聚绘画、手作、潮玩、古着的艺术夜市在大川巷“开市”,点亮了锦江西岸的夜色,也让改头换面的大川巷重回视野。

  这次,它变得很有文艺范儿。

  150米的大川巷,一头正对着成都东门城墙遗址,一头连接着锦江,过去它是“快递一条街”。今年以来,按照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营方式,大川巷进行全新的改造,不仅打造成为成都市第一条原创画廊街区,也让老旧社区焕发年轻活力。

  老街区的新活力

  创意消费场景

  喝咖啡的同时赏画购画

  成都小伙赖杨是个不折不扣的玩具迷,每个月要在网购平台上花去5%~10%的工资淘货,最近大川巷的一家潮玩店是他的心头好。这里不仅有全球1000多位手工潮人设计的泥塑、木雕、皮雕和潮玩手作,进口的英文期刊原版漫画,还能参加店家组织的漫威粉丝交流活动,与同样有着小众爱好的漫迷们交流分享。“比起网购看冷冰冰的数据,店里能摸到实体,布置的氛围也很喜欢。”正在店里选购玩具的赖杨,领着两个朋友来逛。

  在大川巷,这样看似小众的潮店反而是主流,儿童艺术培训、原创画廊、主题配套轻餐酒吧……已开业的10多家店不仅有着美学风格统一却又独具个性的店面设计,还拥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就是艺术。巷子虽短,人头攒动,随处可见外国艺术家临街作画,还有扛着画作的年轻人。

  “成都人的消费不怕新、不怕奇、不怕贵,所以我们选择在成都打造这一艺术空间。”全程负责街区创意策划、建设实施、运营管理和品牌推广的域上和美集团董事长邱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域上和美利用已有美术馆的优势,签约了十余位活跃在成都的海外艺术家与上百名具有成长性的本土中青年艺术家,在大川巷的所有店面陈列、售卖画作,售价在几百到几十万元不等,满足不同需求。

  这既免费为商家提供了艺术品装饰空间,也给消费者带来了全新的消费场景。如果咖啡馆带来的闲适让人留恋,不妨把咖啡馆里陈列的画作带回家,大川巷面世以来的一个多月里,已经有许多人这样做了。

  “艺术消费离生活很近,在中产阶层崛起的中国更是消费新趋势。”王安勇是大川巷的艺术品销售顾问,之前在纽约和旧金山的画廊里担任艺术品销售。

  在他看来,艺术消费不必“居庙堂之高”,走入街巷让普通市民消费更有温度和活力,这也是他来到大川巷的原因。为了帮助普通市民更好地理解、亲近、选购画作,每当他们在画作前驻足,王安勇就会上前询问消费者喜爱的颜色、线条、主题、风格等,并针对消费者的需求进行个性推介。巷子里正在进行的一场皇冠现金游戏本土艺术家李京的个人画展,也无形中承担着艺术教育的功能。

  “变形”成功的秘密

  社区营造背后 有个“不插手”的政府

  就在半年以前,大川巷还是著名的“快递一条街”,集合了京东、邮政、菜鸟等近十家快递公司,几乎占了半条街,另外半条街则是盲人按摩、苍蝇馆子。一进街区,载货三轮车占据车道,快递满地堆放,小区居民进出都不方便,更谈不上吸引游客。

  “居民意见大,街道风貌管理及整治难度很大。”锦江区合江亭街道党工委书记邱洪介绍,大川巷的旧貌是中心城区老旧小区的常态,存在环境不优、品质不高的问题。

  为此,街道成立了街区治理商协会,由街区规划师、商家代表、居民代表和社区同志共同组成,将业态准入、风貌品质、经营秩序等纳入协商共治,建立党委政府主导、商协会作用前置、商户共治共享的协同治理体系,提升街区形态业态品质,一尝试便获得了居民的支持。

  在大川巷的打造上,合江亭街道选择了快速提升的方案,通过引进企业、搭建平台,统一回租商铺并打造,使街道的风貌迅速整体性提升。考虑到楼上住着居民不宜打造音乐主题,根据街区的历史人文和现实需要,确立了艺术画廊为主题,实现“一街一世界、一区一人文”。

  “艺术街区与对岸的音乐酒吧遥相呼应,成为锦江两岸一静一动的艺术风格,锦江的艺术人文性也发挥出来了。”邱洪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大川巷的打造有政府、企业和居民的多方参与、共治共享,后续的经营却完全交给了企业主导。

  “商业化逻辑要交给市场去做,政府做的是服务。”邱洪表示,街区铺面的收拢,以及门头、路面、路灯、装置等街区外围风貌的基本呈现,其他一些资源的协调联动等,政府做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在后续业态衍生、创新消费场景上却遵循“不插手”原则,让市场去创新切入微观群体,感知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这才是大川巷“变形”成功的秘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钟茜妮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