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车行老板遭遇暴力讨债:4年还不清 公司险被吃掉

2019年05月15日 04:59:55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王超 编辑:王敏琳

  L先生50多岁,头发花白,在皇冠现金网南充开了一家公司,经营车行生意。

  他表示自己生意做得不错,公司名下挂靠有上百辆车,但同时也在多家银行欠有贷款。有时候,资金周转不开,他就先借钱偿还银行贷款,之后再跟银行申请新的贷款偿还民间借贷,以保证“个人征信”不受影响。

  这样的资金周转方式,让他接触到高利贷圈子,并就此走上一条“一直在还债”的不归路。

  当每月无法按时还上高额的利息时,一群身材魁梧、戴着大金项链、或是剃着光头的年轻人,总会“精准锁定”L先生的位置,然后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寸步不离跟着他,或是带他到茶坊监视起来,逼他四处打电话凑钱。当他最后再也筹不到钱还利息时,对方直接派人接管公司的印章和财务……

  5月14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从皇冠现金网南充高坪警方获悉,L先生所遭遇以张某为首的“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恶势力团伙已被警方成功打掉,相关嫌疑人被抓获。而在这个恶势力集团背后,是一个更大的高利贷讨债江湖。

  一位车商的穷途末路

  “我就是一步一步被逼成现在这样,导致公司无法正常运行。”2018年9月,在公司被放高利贷的接管了4个月后,L先生决定向相关部门举报。为保证家人安全,他事先将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为还银行贷款保“征信” 他欠下上百万高利贷

  “我们做企业的,征信很重要。”L先生这样解释他陷入高利贷的原因。

  接触“高利贷”,发生在4年前一次资金周转困难的当口。

  2015年初的一天,L先生在某银行的150万元贷款即将到期,为不影响“征信”,他必须先筹钱还贷。经中间人介绍,L先生结识了高利贷商张某,对方答应借他150万,但要收取30万的月息。

  L先生原本希望利息能少点,毕竟自己只是周转几天,但张某没给他留任何商量的余地。

  “当时只想先借钱还清银行的贷款,然后再找银行重新贷款还清高利贷,也就没在意高利息。”L先生说,按照高利贷圈子的行规,首月利息会在借钱时扣除,当天,他给张某写好一张180万元的借条后,张某便安排人将180万元转到他的银行账户,但随后将其中30万利息转走。

  17天后,L先生就偿还了这笔高利贷。

  但两天后,当另一家银行的贷款到期时,L先生找亲朋借了100万,仍有230万的资金缺口。他再次想到了高利贷商张某。这一次,张某提出借230万,先砍掉70万元的“头息”。和先前的方式一样,L先生给对方写下一张300万的借条。

  原本,L先生打算从银行重新申请贷款后,立马归还这笔高利贷。但当他还清银行贷款准备再次申请贷款时,其资料未通过银行审核,原因是他的“负债率太高”。

  银行拒绝放贷,打乱了L先生的全盘计划,并让他就此陷入高利贷泥潭无法自拔。

  因为一时无法还清借下的高利贷,L先生开始每月偿还50万元的高额利息。“他(张某)关系很广,他说他手下都是一些混社会的人,不好惹。”L先生跟办案民警说起这些经历时,仍提心吊胆。

  高利贷团伙贴身紧跟

  每到还利息日都如坐针毡

  自从接触到高利贷, 每月还利息的日子,L先生都如坐针毡。

  若未能按时还清当月利息,张某的人很快就可以找到他。接下来,这些人会一直贴身跟着他,或是带他到酒店、茶坊,让他四处打电话筹钱还利息,直到筹到钱或想到其他办法后才让其离开。

  当然,如果张某的心情好,会给L先生宽限一两天时间,但会收取不低于当月利息15%的违约金。L先生告诉民警,他之后又先后找张某借过20多次高利贷,每次借钱和讨债的时候,张某都会带上几个年轻力壮的手下。

  2017年9月的一天,L先生下班后走到公司门口附近,张某的三名手下就围了上来,提醒他:“你今天该还利息钱了”。“我今天确实没得钱……”L先生哀求着。他随后被坐在车牌尾号“377”豪车里的张某叫上车,L先生坐在后排,张某的一名手下坐在他旁边。L先生很忐忑,他担心对方会将他带到荒郊野外对其施暴。

  最后,豪车在他此前去过的一茶坊停下,刚到茶坊不久,又来了两辆尾号“377”的豪车,下来七八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几人进到茶坊后先给张某打招呼,随后找位子坐下。期间,一位朋友得知消息赶过来,但对方也没有钱。

  直到晚上7点左右,四处打电话的L先生都未借到一分钱。之后,L先生提出要陪自己的朋友去吃饭,谁料张某和他的手下也跟着一路,最后在一家火锅店坐了两桌。L先生原本只买了自己这一桌的单,但张某却让他必须将另一桌的单也买了,“今天这些兄弟都是为了你的事情来的,吃了饭,未必你饭钱都不给啊?”

  L先生转头看了看另一桌上的几名年轻人,好几人身上都有文身,光着膀子。他虽不情愿,但还是硬着头皮买了另一桌的单。直到凌晨左右,张某等人才同意L先生回家,前提是第二天早上8点必须出来。L先生说自己不敢将这些事情告诉家人。第二天,他让女儿给张某转了7万元之后,才摆脱对方的控制。

  “这些人也不打你,就是轮流把你监视起,不让你脱离他们的控制范围。”L先生说。

  4年仍未还清“债务”

  公司被放高利贷的接管

  L先生称,虽然自己陆续偿还给张某的钱早已超过本金,但张某却将他偿还的这些钱全部算成高利贷的利息以及未及时还款产生的违约金,如此恶性循环,导致公司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有一个月,他甚至私自将女儿的一辆高档轿车低价出售,用于支付当月的高利贷利息。

  2018年5月中旬的一天,当L先生再也无力偿还欠下的高利贷利息时,张某直接带人去他公司扣下4台新车,但这4台新车是客户出钱购买只是挂靠到他公司名下。最后,L先生虽让张某归还了新车,但张某撂下狠话:“明天你的儿子、女儿不准到公司上班了,我直接喊人到你公司来收钱。”

  “当时他们人多,我也不敢反抗,迫于无奈,就答应了。”L先生回忆,他当天被迫给张某写下一张300万元的借条,“他说我还欠他300万,还威胁不写借条就要弄我的家人”。

  次日一早,L先生刚走出居住的小区,就被张某的人“陪着”去办理新的电话卡和银行卡。之后,张某安排阿强进驻公司接管了公司的印章和财务,那张以L先生名义开户的银行卡,也由阿强保管。阿强陪L先生回到公司后,让他当着面跟公司员工宣布,以后公司的资金往来都通过这个新开的银行账户。

  L先生说,之后自己和儿子、女儿再也未管过公司,公司账户上的钱每天都被阿强直接转走,“就连几块钱都要转走”。

  “我就是一步一步被逼成现在这样,导致公司无法正常运行。”2018年9月,在公司被放高利贷的接管了4个月后,L先生决定向相关部门举报。为保证家人安全,他事先将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L先生说,当自己向相关部门举报了张某等人后,听到风声的张某曾找过自己,表示放弃剩下的300余万元“债务”,但前提是要他放弃举报,但L先生并未同意,因为他觉得张某从自己的公司拿走了太多的钱,必须退一部分出来。

  之后,张某的人撤出了L先生的公司,也再未向他讨债,自己给张某等人打电话和发消息,也无回应。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